當媽媽是不是有做不完的功課啊!?我說是吧,我家寶寶就很愛派功課給老娘做。

禮拜五睡到半夜,這孩子就唉唉唉的坐起來了,抓來吸奶,發現體溫有點高,開始瘋狂的量體溫作業,大概每隔五分鐘就量一次吧,體溫就在37.5℃~38.5℃之間燒燒退退的,早上起床時再量,退燒了,也沒其他異狀,就讓她上學去,交代老師多注意體溫,老師有摸了一下牙床,嗯,像是要長牙了。

禮拜六下午,老師call in說這孩子又燒到38.3℃,請老師給吃了一包退燒藥,晚上去接回家時,很ok呀,完全是一隻活跳蝦狀,就是長牙人不爽就對了。

禮拜六晚上,給粥吃吧,才吃了幾口,開始在餐椅上該該叫,猛搖頭說偶不吃!偶不吃!偶不吃!只好放她到地墊上作亂,大約9:30帶回房間準備奶睡,惡夢來了,小哇子開始哇哇哇的一直哭沒停,哭到整隻都上氣不接下氣的猛抽搐,平常都奶給她,吸沒兩下就昏倒了,這天是怎樣,都給她,嘴張的大大的,就不吸,哭非~常~久,還有點發燒,凌晨一點半,決定上醫院掛急診,跟醫生說了一下大概的情況,醫生檢查了我家寶寶的喉嚨後宣佈:「腸病毒,要住院!!!」

蝦蜜…老娘一定是被雷劈到了好幾下,腸病毒!?住院!?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啊!!!

因為沒辦法進食,怕小人脫水,故建議打點滴補充水份,我們一家三口就在急診室窩了一夜,陌生環境+被一票護士壓著札針=一隻受驚罵罵號的小人,故一直掛在我身上,好不容易搖睡了,一放到病床上就唉著醒過來,終於不知第幾次被搖到睡著,媽媽我跟著一起躺在病床上,跟大爺討論了一下,就還是決定先讓小孩住院觀察,萬一回家又不吃不喝,最後還是得來醫院,我實在不忍心看她再被札一次針啊,快天亮時,再試著都奶給她吸,這次就肯吸了,但是力道好小啊,跟平常差很多,啊~~~偶可年的孩子。

禮拜天早上,轉住到兒童病房,護士查房時,我說看不出來喉嚨有破洞,護士檢查時,特地弄給我看,天啊,果然深處又紅又大的兩個洞,難怪沒辦法進食啦,醫生是說腸病毒無藥可醫,只能症狀治療,得靠這孩子的免疫力自己痊癒,沒辦法進食,就只能靠點滴了,點滴打在腳上,用木板固定著,你說,我家寶寶會乖乖的躺平嗎?並沒有滴,還是整隻在病床上衝衝衝,對什麼都好奇,然後就一直想要站起來,打針的腳一用力就不舒服的坐在那邊唉唉唉,我說,你就乖乖躺好啊,偏不,就是要爬上爬下,最後打針的地方都弄到流血了。

禮拜一,依然維持超強活動力,對隔壁病床的寶寶特好奇,一直想要拉開簾子一探究竟,一整天下來,願意吸奶,力氣也強多了,還給偶咬一口,餵一點點白粥也願意吃,故媽媽我就不停的問護士問醫生,可不可以拔掉點滴了,可不可以出院了,得到的答案都是不行…blablabla,醫生說,停藥一天,如果沒有發燒,隔天才能考慮讓我們出院;晚班護士查房時,按了按打針的那條腿,說拆掉吧,再不拆等等要腫成麵龜,一拔掉點滴呢,媽媽我立刻得到一隻開心跳舞的寶寶了,哈哈,開心吼,明天說什麼都要帶你回家啦。

禮拜二早上,主治醫師查房,除了喉嚨的破洞還在之外,一切正常,得到出院許可,禮拜五回診。

總之,謝謝大家關心,想像一下活跳蝦,那就是我家寶寶目前的樣子。特地問了托嬰中心居家消毒的做法,很簡單的,75%酒精用噴的,沙威隆用水稀釋用擦的,還有啊,得把之前買的紫外線殺菌燈拿出來用,我看大概一個月沒拿出來照了,沒照就給我腸胃炎又腸病毒,人,果然是懶不得的。


小蜜蜂很忙啊,正在看布書。


正在欺負小兔子。


這張好笑,很愛湊熱鬧的小蜜蜂一小隻。


我說這位寶寶:你長翅膀了。


還長出尾巴了呀。



我家還有在玩也很嚴肅的小綿羊一小隻。


都長出角來了。


還有短短的小尾巴。

謎之音:找不到活跳蝦裝啊~~~~~~

謝天謝地,這次的病毒不是段數高的那種,據說七十一型會致命。
謝天謝地,我還在餵母奶,什麼都不吃,至少還有母奶。
謝天謝地,托嬰中心願意幫我照顧一隻需要被隔離的小人,讓媽媽我放心的來上班。

另外,我在想,樹下蹲聚會是不是要缺席了,萬一傅染給別隻寶寶,那可不行。

全站熱搜

mina她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