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sypath Happy Birthday tickers

人吶,我是指我,在近不惑之年,才驚覺朋友的重要性。

 

 

說穿了,我就是個懶字,打電話懶,寄信懶(是說,現在誰還寄信吶?),發mail也懶,久而久之,就學時期的朋友都斷的差不多了。我在同學的眼裡大概是個冷情的人,這真的不能怪他們,因為連我自己都這麼認為,去年的同學會,主辦人透過關係聯絡上我,我冷淡的給了個很欠揍的RSVP,我說:你們就當沒找到我吧!

 

真的,我就是這麼的欠揍。

 

但,今年的同學會我卻福至心臨的去參加,跌破了眾人的眼鏡。前屆主辦人一直很介意我給的RSVP,逮到機會在我耳邊叨唸不休,拎北真是尷尬死了,不過這早已超越死不死的問題,就算死了,我還是想再死,死到不能死為止,套句小女玩不過我時跟我說的:求求你饒了我吧(跪~)

 

 

 

幾個比較深交的,後來我們去了小綠進行私下聚會...

P1110264.JPG

 

P1110263.JPG

 

P1110272.JPG

 

P1110277.JPG

 

P1110284.JPG

 

P1110295.JPG

P1110304.JPG

 

P1110315.JPG

 

P1110308.JPG

 

P1110327.JPG

 

很意外的,我發現小綠比較適合小酌,餐對我們而言,過於平淡了些~

 

P1110329.JPG

 

P1110331.JPG

 

自小喂毒喂的凶,別怪我要說出這麼誠懇的內心話,我說這位胎太~您側面看起來,是瘦的哪!!!

P1110335.JPG

 

老朋友,就像好酒一樣,愈沈愈香,依舊妖艷如昔的,難以跳脫單身的,身陷母豬之路的,又或跟我一樣再度恢復單身的,不管歲月在你我之間畫下多大的裂痕,在相聚的當下,揮手各奔前程彷彿是昨日黃花,我們還是能零時差的進入道人長短,論人是非的口若懸河境界,實在是令人備感欣慰又匪夷所思,我老覺得以前我們的主修應該是一門叫做造口業的科目才是...(所以畢業多年之後的現在,我們的聚會可以稱之為...嗯.......在職進修(!?))

 

P1110319.JPG

小綠的昏暗燈光把人搞得面黃肌碩(?),為免困擾,幫大家弄成不傷眼的黑白照,十八年的友誼,萬歲,乾杯,喝到掛吧~

 

我期許自己是個勤勞的釀酒師,能在未來持續不間斷的釀造友誼的純粹口感,不過,期許歸期許,識到我骨子裡的你們,應該都知道本人只有三分鐘熱度,我內心深處還是那個懶到了底的傢伙呀~~~

 

PS:我有個蕭同學,平日習慣以臭臉示人,不知情的路人可能會以為她被倒會又遇劫財與色(嗯,後面這項她沒有,所以劃掉以示尊重),話說,有次蕭同學在火車站等人,旁邊來了個街頭問券調查的,不是我在說的,人人都知道要敬鬼神而遠之,這個做問券的實在不長眼,找上了臭臉蕭,我那蕭同學一聽說要做問券,她只冷冷的給了一個字:滾。當下整個地球都無言以對了半分鐘有吧,此人堪稱製造冷場的第一高手,我們的ㄜ...在職進修,實在很需要蕭同學你的加入,倘若你的身邊有這號人物,剛剛好她又姓蕭,麻煩務必請她與我聯絡,大恩大德,無以言謝,不嫌棄的話,奴家就以身相許好惹...

創作者介紹

Fun輕鬆ing

mina她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