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是塞奶也不是辦法,最後還是在不捨與皮肉疼痛之間,斷奶,拍板定案。




出院回家後,小姐在托嬰中心多住了一天,沒有小姐陪伴的夜晚,媽媽仔細研讀著向全媽借來的百歲醫生這本書,看完之後,媽媽歸納出來的重點,不過四字:嚴禁心軟。

 

不心軟,很難,尤其是面對自己的孩子,媽媽需要的是聖人的毅力與魔鬼的決心。

 

也很掙扎,所以對自己讓了一小步,先把奶睡跟夜奶這兩件事解決,其他的就順著來吧。

 

 

 

七月十八日 風雨前的寧靜

 

雖然園長力勸媽媽,要小姐留宿到週日,但是媽媽一天不見小姐,想都想瘋啦,當然是立刻接回家把玩。離開媽媽這麼多天,小姐的分離焦慮症狀一股腦的直直冒出來,媽媽不過隔個門晾衣服,也要哭到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一樣的淒涼,更不要說下樓去洗奶瓶了,老杯常常被盧到抱著小姐站在樓梯口監督洗奶瓶的進度。

 

晚上七點多,小姐照例在客廳摸東摸西,到處灑玩具,忽然奔過來找媽媽,老娘當然知道小姐想幹嘛,就問她:要ㄋㄟㄋㄟ嗎?小姐立刻點頭如搗蒜,連聲說:要~並很迅速且自動自發的上沙發躺成吸奶隊形,邊吸媽媽邊對她說:晚上睡覺就不能ㄋㄟㄋㄟ了,知道嗎?小姐順從的含著ㄋㄟ答:知道。

 

知道才有鬼咧,既然下定決心,就要貫徹到底,這一晚,為了不讓自己屈服在小姐的淚漣漣攻勢,媽媽刻意留小姐跟老杯在臥房裡,直到一點多,再回房時,小姐已經睡了,媽媽看著小床上排得整整齊齊還蓋著小被子的玩偶,不禁失笑。老杯說,她自己滾一滾就睡著了,沒有哭,也沒有要ㄋㄟㄋㄟ,更可喜的是,一覺到天亮。

 

這是住托嬰中心幾個晚上延續下來的效果,老娘可是沒有因此就覺得開心,明天,說不定就沒有這種好運氣了。

 

一個好的戰士,應該隨時備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七月十八日 宣戰

 

晚上七點多,一樣的在客廳沙發上給奶,再次提醒小姐:晚上睡覺就不能ㄋㄟㄋㄟ了。小姐照樣答好。這一晚,媽媽跟小姐一起準備入睡,小姐在床上滾一滾,就爬來媽媽身邊,伸手拍ㄋㄟㄋㄟ,並說:ㄋㄟㄋㄟ~媽媽說:沒有ㄋㄟㄋㄟ了,ㄋㄟㄋㄟ吸光光了...

 

迎接媽媽的是在臥室裡,不斷echo的哭聲,只好起身抱著小姐來回踱步(<---這,完全是個錯誤到地獄的行為)。哭聲還是不斷的echo又echo,持續了一個多小時。最後小姐哭到體力不支,倒睡在媽媽身上,放下床,又張開眼哭了,媽媽實在沒力,只能躺平在床上,請老杯抱走,媽媽想睡但沒辦法入睡,只好瞇眼看著父女倆,半夜一點多,放下床。戰士,脫下戰袍,以最快的速度閤眼,為下一次的戰事補充活力。

 

兩個小時後,半夜三點半,二次開戰。

 

小姐哭著醒來,再次爬著過來拍媽媽胸部,邊拍邊說:ㄋㄟㄋㄟ~ㄋㄟㄋㄟ~老話一句,媽媽說:沒有ㄋㄟㄋㄟ了,ㄋㄟㄋㄟ吸光光了...然後,臥室又開始不停的echo~繞樑一個半小時,媽媽苦命的抱走著,最後小姐又敗在體力不支,臥室終於得保安寧到天亮。

 

 

七月十九日 進步

 

基本上,白天討ㄋㄟ,媽媽還是會給,但是,會不厭其煩的重覆著「晚上睡覺就不能ㄋㄟㄋㄟ了」這句話,這一晚,臥室依然戰事頻繁,入睡前以及半夜的抱走,一個步驟都沒少,只是,這一晚,半夜抱走的時間,延後到四點半。與昨天相比,小姐多睡一個小時,這是一種進步,媽媽感到很欣慰。

 

 

七月二十日 倔強

 

晚上入睡前,小姐照例因為討不到ㄋㄟㄋㄟ,又哭了,邊哭邊要求媽媽抱抱,得到抱抱後,又要求媽媽說:下企~意思是媽媽抱走,媽媽順了她的意,但是,抱走的時候,反覆思考著,這樣無止盡的抱走,是不是讓媽媽陷入了另一個困境,平常抱小姐十來分鐘就非得放下來不可,老娘真有那個命能這樣每天抱走嗎?

 

另一個現象,小姐自從知道晚上討不到ㄋㄟ之後,就絕口不提了,只是在抱走的時候,用極渴望的臉,摸著媽媽上衣的釦子,或是小手在胸前游移不去,但是倔強的不說,一度,那個表情,讓媽媽覺得很糟,非常糟。

 

這一晚,小姐半夜抱走的時間又往後延至五點半。

 

戰士,重新策略戰術。

 

 

 

七月二十一日 移情

 

媽媽下了另一個決定,停止抱走的行為,晚上,小姐也不討ㄋㄟ了,直接要求抱抱,然後要求:走走~媽媽說,不走走了,我們躺下來睡覺...哭是難免,最後,小姐妥協了,要求摸媽媽的肚子。摸肚子與抱走,兩者取其輕,就這樣,小姐摸著肚子也睡了。

 

這一晚,睡到天亮,西線無戰事。

 

 

 

七月二十二日 喇滴賽

 

以為這樣就順利落幕了嗎???世事總不會如人意的。

 

晚上入睡不抱走,小姐一直滾一直滾,就是沒辦法睡,最後,爬來要求摸肚肚,媽媽掀起衣服,小姐開心的在肚子上親親,還咬上幾口,感覺像是要用吸的,媽媽怕癢啊,跟小姐邊玩邊扭來扭去,然後小姐滿意的躺下來,跟媽媽說:挖肚肚...,嗯,隨你吧,不忍再度剝奪小姐新培養出來的興趣,一邊盤算著,明天要記得給小姐剪指甲了。

 

半夜三點,小姐又醒了,這次,似乎打定主意非吸到ㄋㄟ不可的奮力大哭,有好幾次,媽媽幾乎都要心軟了,但是,一心軟,前幾天的努力都要化為烏有,一切又得回到原點,這種沒有投資報酬率可言的事,肯定不能做吧。

 

戰士,重披戰袍。

 

小姐固執又倔強,臥室裡簡直是陰風怒吼、鬼哭神號了,媽媽只好再度抱走,邊走邊問小姐要不要喝水,小姐立刻說:要!!!喝完水,把水瓶收起來,小姐又不依了,開始哭鬧著說:喝水~喝水~媽媽把水給她,又哭鬧著說:我不要~我不要~這樣反覆了好幾次,整隻處在歇斯底里的狀態,一會兒大哭,一會兒尖叫,最後,老杯火了,坐起身來,對著小姐大吼:妳是在不要什麼!?!?!?

 

想也知道,火上添油,添在小姐身上,哭得更入戲,添在媽媽身上,怒火中燒。

 

小姐已經很努力的想要戒掉她這一生中最最喜愛、最最依賴的東西了,閣下不肯定她的努力,也請不要在這種時候潑冷水,有本事的話,請去戒煙,若是辦得到兩週內成功戒掉,那我頭剁下來讓你當椅子坐,按~氣死老娘乎!!!!

 

懶得說了,說也只是浪費口舌,完全不是一個可以在育兒方面取得共識的人,最後,請神出門。

 

小姐還是歇斯底里的哭不停,媽媽放她下床,告訴她:我們來摸肚肚睡覺好不好?小姐找到台階下,立刻說:肚肚~然後,臉貼著媽媽肚子,一邊抽泣一邊入睡,這時,已經五點了。

 

 

七月二十三日 認命

 

小姐實在是哭得太悲了,早上出門,隔壁鄰居跑來攔車,請我們帶小姐去收驚,已經告知小姐戒夜奶中,但是鄰居從小姐的哭聲中診斷出,小姐受驚了,需要收驚,哈,基本上,媽媽並不反對收驚啦,幸好,媽媽已經在事前做好心理建設,才能夠這麼處變不驚。

 

送小姐去上學時,順便提醒老師,這位寶寶正在戒斷夜奶,這幾天可能會情緒不好,老師說,確實,這幾天在學校會咬同學,捏同學,過渡時期,只好請老師多注意她了。

 

晚上準備睡覺時,小姐知道沒有ㄋㄟㄋㄟ,彷彿也不會有抱走了,就自己乖乖的躺在媽媽身邊,忽的,側身把小手伸進媽媽的衣服裡,然後,用無限婉惜的口吻說:ㄋㄟㄋㄟ喝光光了~

好像在說服自己一樣,那個畫面,讓媽媽到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噴淚呀~然後小手往下移到媽媽肚子上,就這樣抱著肚子,一覺到天亮。

 

戰士,準備收拾戰袍了。

 

 

七月二十四日~七月二十八日 甜美的果實

 

為什麼要戒奶睡跟夜奶,不過就那些理由,最終還是希望全家都能得到好眠,這一年多來,媽媽對於中斷睡眠這件事,早也習慣了,但還是希望小姐能夠好好的睡,而不要老是半夜坐起來哭著討ㄋㄟ。良好的睡眠品質,對一個寶寶而言,絕對是重要的。

 

這三天,媽媽終於有一種功成身退的成就感,雖然白天還是給奶,但是小姐已經成功的戒掉奶睡與夜奶的習慣,終於也能夜夜一覺到天亮,反倒是媽媽,依然難以不中斷睡眠,老是在半夜瞇著眼觀察小姐的動靜,不然就是幫她蓋被,心態上卻是開心的,我的孩子,妳戰勝了自己,真的很了不起!!!

 

 

 

七月二十九日~七月三十日  消化中

 

二十九日,半夜兩點忽然睡著的時候,哭了,但是沒有醒來,媽媽拍一拍就停了。三十日,半夜三點二十分,一樣的情況,沒有醒來的哭著,媽媽低聲的在小姐耳邊說:不怕~然後拍一拍又睡了。

 

這樣的情形,媽媽並不認為小姐又要變回那個夜夜討奶大哭的寶寶,就把它歸類在小姐仍然處在消化這個事件的狀態,到了這種地步,媽媽已經無所懼了。

 

三十日這一天,接小姐回家的車上,小姐知道白天討得到ㄋㄟ,就出口要求媽媽,媽媽說:回家再ㄋㄟㄋㄟ啦。然後提議說:肚肚給妳好不好?小姐也無不可的接受了,媽媽掀起衣服,小姐面對著媽媽,跨坐在媽媽大腿上,用極不自然的姿勢,低身下去小臉貼著肚子,小手環抱著媽媽,吼~每每,這種畫面真的會讓媽媽覺得好可愛又好心疼說...

 

不奶睡及夜奶之後,除了大家都能好眠之外,頗令媽媽感到意外的是,小姐在白天的進食量忽然增加了,以前餵一碗粥都吃不完,現在則是一碗都吃不太夠的樣子,有時也會主動要求要吃東西,胃口整個變好很多,媽媽就覺得,這個決定,不是一個錯。

 

錯的是,要在短短的兩週內,忽然的抽離,對於一個只有一歲六個月大的小孩而言,太殘酷了...如果再重來一次,我想,我會以更緩和的方式來進行。

 

 

 

 

能夠永遠這樣開心的笑著,是媽媽對小姐最大的期望,媽媽對小姐,只有低標。

 

 

*文謅謅,自己看了不太習慣,但,這是我的心情,清楚而明白。

*百歲醫生那本書,被小姐藏起來了,媽媽翻來翻去居然找不到,這是一種報復,我猜,哈。

*請善待戒奶兒,給他/她們多一點適應的時間,他/她們也只是只會以哭鬧來表達情緒的孩子而已,你/妳也曾經這麼小過,寬容與愛,會讓他/她們更快適應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a她媽 的頭像
mina她媽

Fun輕鬆ing

mina她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5) 人氣()